姿态 -- a site by bzy

992 – 同桌的你

life |

悼念 | 同桌 | 生日 |

凌:

我总是这么叫唤一下你。本来这个时候直截了当附上一句“生日快乐”也就是完成任务了。可惜阴阳两隔,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“什么”。那种感觉,一直淡淡的,都四个月了,却还是挥之不去;每次想到都是一气长叹,不愿深究。

四个月了,每每想起来总还觉得不可思议。 那天醒来就收到三条消息,说的都是你的事;我一下就惊醒了。 犹疑着,还是不能信,非要给你打了电话,听到Ray的声音才绝望地接受你的离去。 不死心呐——事到如今我也不太死心。 总觉得也许你的contact还是会绿一下,总觉得某天你的blog还会更新一下。 唉。

四个月来,我的世界天翻地覆——不过都是好事。 你知道吗,我想我再也不会惆怅着叫你说“凌~我不开心”这样了。 你记得吗,十年前八月的那个下午,给你打了个电话,我哭得声嘶力竭。 你有没有想到,十年后,这个故事竟然有了圆满的结局。 你若知道,会替我开心的吧?

四个月了,如果你还在,会不会来法国看我? 我其实是最不喜欢对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妄加揣测的了,何况是早已不在的人;但偏偏会有念想,如果你在,还会怎么怎么样。 我其实后来一直想,失约Monntery的是你啊,你总该来法国看看我,补偿我一下的吧。 可是自然是妄想。 今生无望再见——这念头想起来就心酸。

毕竟,我们都相知相识十六年了。 四个月对于十六年来说简直太短暂了。 但是,从你离开那天起,十六年就被定格在那里了,再也没有添一张相片、记一笔新闻的可能;那是刻印在脑海的岁月,动不了的。 而四个月仅仅是余生的开始,一天天地过去,很快就要变成五个月、半年,年复一年,终于会超过十六年的相知相识。 有限的时光,非要面对疯长的没有你的光阴。 此消彼长,真是伤怀的参照。

写到这里其实已经是删删改改好几稿了。 藏了太多关于你的故事,本来是想贴出来的,但想了想还是算了。 每个人都有关于你的记忆,那些都是属于你的,属于你和一个个身边的朋友的。 所以我和你的同桌之间的故事,也都说是属于你的,属于我的,仅此而已。 虽然从此无人可诉,但是只要我还记得,就是存在,就是见证。

不知道怎么收尾。 给你的这封信,希望你收到——这真是最荒谬的愿想,你明明都已经不在了,又怎么可能收到。 唉,如果可以,我是不是能帮你许一个生日愿望?

22:18:30, Sep 16, 2014
bzy@Fontaineblea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