姿态 -- a site by bzy

1023 – 城市

life |

city |

那天早上赶去办EP。踏进地铁站时候正好前一班列车到站,人流汹涌而出,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如此澎湃,而唯一的入口闸像是仅有的逆流而上的罅隙,刚好留给我一个人——“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吾往矣”,于是定了定神,刷了卡,嘀的一声,带着跃了龙门般的欣悦向地下更深的地方去了。

对于住惯了大城市的人来说,这每天上下班高峰赶地铁的情形是再熟悉不过的平常了。其实我也曾见过这人浪咆哮的场面——比如先前,间或有间去巴黎时;倘若赶上这个那个的罢工,那火车、地铁上的人更是不得了,挤上挤下的,摩肩接踵,虽是浪漫的巴黎,人前人后也能感觉出各自日夜趱程时微灼的焦躁。

可那毕竟是偶尔。大多数时候,这些年来都安居在“小镇”,比如枫丹白露(或是志摩带着乡音的“芳丹薄罗”),比如秋风中晃着桔子的阿姆。总是骑着自行车,叮铃而过,很少有机会与人潮人浪人墙对峙。何况小镇自然是没有这么多的人,便是最晴朗的天,丹白镇中心满打满算也只有百许人吧——那天在地铁口遇上的,怕是比我一个月在丹白拢共见到的都多。

经历了那么多年安静的小镇,毫无防备又遇上人潮,心上不由有些别扭,像是突然站在沙滩却穿得太一本正经怕沾湿了衣服,略有一丝尴尬。

哎,其实当真可笑!说到底,我也是大城市来的人,青春少艾的那些年光不都虚耗在上海和香港了吗?只是转了个圈,就忘了怎么融进湿漉漉的人潮了吗?踏湿了鞋沾湿了衬衣又怎样?原来我也是这浪潮中最汹涌最澎湃的一滴呵——这些年蒸发过凝结果,穿云顺风,都去了哪里?

啧,兜兜转转,还不是落入人海。

从海里来,回海里去,我真的一点也不陌生这地铁上下班的高峰——至少在逆流的自动扶梯上我这样告诉自己。回到人海,我仍是这浪潮中最汹涌最澎湃的一滴。我深谙这繁复的海洋的架构,我也曾穿梭在暗涌的洋流中长大,寻到自己的路,这次也要一样。

习惯了就好,我想不过如此,离开久别的城市,陌生感来了就去,习惯了就好。

15:27, Aug 27, 2016
bzy@JTC